奮鬥三年 為崁津部落39戶掛門牌

數十戶阿美族人的住家面臨被強制拆除的命運。當時我親自與桃園市政府水利局局長奔走,與中央的水利署協商,要求中央的水利署應該重新納入社會、歷史、經濟、文化因素評估河川治理線的範圍,使已經有數十年歷史的崁津部落免於被挖土機拆除的命運。